當年哭喊我不要,台巴混血吳憶樺險誤入歧途,遭留級3次,遇暖心養母帶回正途,回台跪謝叔叔

小魚 2021/06/02 檢舉 我要評論
 

百態新聞願將各類感人的人文故事分享給你!用文字記錄人生百態,用故事啟發生活感悟。我是編輯小魚,陪你在忙碌的生活裡,找尋動人的溫暖。

 

還記得他嗎?吳憶樺,當年因為「台灣、巴西監護權之爭」鬧得沸沸揚揚。現在他過得如何呢?

吳憶樺的媽媽是巴西人、爸爸是台灣人,母親在他3歲時就離開世界,6歲時父親吳登樹也不幸離開。後來吳憶樺的監護權便由巴西的外婆羅莎繼承。5-8歲時,吳憶樺跟著叔叔吳火眼在高雄生活,叔叔吳火眼宣稱有侄子吳憶樺的監護權,並為他登記戶籍、讓他在高雄的小學念書。2004年,真正擁有監護權的外婆羅莎想把孫子帶回巴西,便引發了當年台灣與巴西之間的監護權之爭。

如今十多年過去,吳憶樺從小胖弟成了大帥哥,再次踏上臺灣這塊土地,感慨萬分,甚至激動地向叔叔跪別!

據報導,吳憶樺的巴西媽媽在他兩歲時病逝,後來他和外婆一起住,直到5歲被爸爸接回台灣後,父親卻不幸離世,他便由叔叔和嬸嬸扶養。當年叔叔問他:「你想留在哪裡?」吳憶樺什麼都不懂,無奈地趴在桌上哭,還用注音寫下:「我希望留在台灣!」讓許多台灣民眾心疼不已...

但監護權最終判給巴西外婆,吳家親友忍不住痛哭陳情,吳憶樺從高雄家中被強制帶走,對著鏡頭哭喊:「我不要!」卻還是得展開新生活...2004年,吳憶樺曾在一篇巴西專訪中提到:「我只記得當時很害怕,一直哭不停,不懂為什麼大家要我離開家,到世界另一端生活。」

成長環境改變、語言不同、又接觸到陌生的人們,吳憶樺變得叛逆不乖、一度走上歪路,他交了壞朋友因為不去上課被留級三次!而他最常逗留的地方,就是念幼稚園時的園長葉特納家,他甚至對法官說,想要留在園長身邊...

葉特納成為他的寄養媽媽,開始引導這個孩子走向正途!「他就像迷途的孩子,對人生感到迷茫,才會染上惡習。」葉特納和老公育有4名子女、4名領養子女,吳憶樺成了這個大家庭中的老麼,即使他不乖、不聽話,家人們也始終對他不離不棄。

最後,吳憶樺終於成功被感化,在新家庭的關懷與照顧下,他蛻變成一個喜歡家庭生活、性情溫和的大男孩!遭到留級的他也積極彌補過去的錯,不但努力學習、還趁課餘時間到學校的書店打工,讓養母葉特納十分感動!

吳憶樺2014年也曾回到台灣探訪兒時撫養他的叔叔與嬸嬸,儘管語言已不太通,但家人之間的默契與情感卻不生疏。

而當年圓圓胖胖的小男孩吳憶樺,現在有深邃的五官與俊俏的臉龐,當年的監護權之爭對他曾是童年的陰影,所幸他遇上對的人、對的家庭,成功走過陰暗的歲月!

村上春樹說:

「你要記得那些大雨中為你撐傘的人,幫你擋住外來之物的人,黑暗中默默抱緊你的人,逗你笑的人,陪你徹夜聊天的人,坐車來看望你的人,陪你哭過的人,在醫院陪你的人,總是以你為重的人,是這些人組成你生命中一點一滴的溫暖,是這些溫暖使你成為善良的人 。」

珍惜那些讓你感到溫暖的人,他們會在你很喪的時候,想要不由自主地靠過去,聊幾句也好,至少借著他們眼裡的光暖暖手,暖暖心。願你好好珍惜,也願你做一個溫暖的人,滿懷希望,迎接每一個美好的明天。

今天的故事就到這裡,想看更多文章?歡迎關注粉絲團百態新聞(點擊藍色字體即可進入),願你看淡世事滄桑,內心依舊安然無恙。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