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不堪壓力離開,重症男載著腦癱兒外送,街頭一幕讓人心酸

 

百態新聞願將各類感人的人文故事分享給你!用文字記錄人生百態,用故事啟發生活感悟。我是編輯小魚,陪你在忙碌的生活裡,找尋動人的溫暖。

 

成年人的世界從來就沒有容易二字,放眼望去整個世界,有些人的人生精彩豐富,有些人的人生都是千瘡百孔,有人用一生譜寫傳奇,有人用一生譜寫平庸,人生在世總有人活在自己的世界中,總有人活在平凡裡。俗話說職業不分高低貴賤,社會當中的每一個職業都為著社會做出了巨大的貢獻,近些年來隨著互聯網的發達,外賣行業也發展的越來越迅速。其實在很多人的眼中,外賣配送員的工資是很高的,但是我們大家僅僅看到了他們拿多少的工資,卻未曾去分析他們為此付出了多少的辛苦有經歷了多少的磨難?我們往往只看重結果卻從未看重的過程,但是要知道有的時候過程往往比結果來得更讓人心酸。

早上5點,外面天仍然漆黑看不到光亮,馬殿廣已經穿好外賣服準備出去送外賣。兒子還沒有睡醒,他小心翼翼把兒子抱到外賣車上,再用繩子小心綁好,然後努力控制好車子的平衡,向著遠方疾馳而去。兒子馬思慕患有嚴重腦癱,生活不能自理,妻子在陪兒子治療一段時間後選擇離開了這個家,他不得不帶著兒子一起跑外賣,風裡來雨裡去,就這樣艱難地跋涉在救兒子的漫漫征途上。

31歲的馬殿廣家住雲南省昭通市魯甸縣,和妻子結婚後靠打工為生。2018年12月他們有了自己的兒子馬思慕,日子雖然過得很緊,但是兩夫妻堅信憑藉自己努力一定能創造自己的幸福。圖為出租房裡的父子倆。

2019年4月,兒子3個月大的時候,馬殿廣發現他的頭抬不起來,也不知道笑。隨後他帶兒子到昆明市兒童醫院檢查,最後小思慕被診斷為:發育落後,雙耳聽功能障礙。

馬殿廣實在不敢相信乖巧可愛的孩子會得這麼重的病,現場拉著醫生的袖子一遍一遍地追問,可是得到的結果卻讓他的心愈發冰冷。醫生說:「這種病治療起來非常艱難,要定期做康復訓練,孩子聽力有障礙,必須更換耳蝸才能保證腦癱康復訓練效果。」從醫生得到的消息越發讓他們的心往下沉:一個耳蝸要十多萬人民幣,康復費用一次也要一萬多,他們只是普通農村家庭,根本拿不出這麼多錢。

而馬殿廣自己早在2017年就被確診患上了嚴重肝病,花了十多萬,現在一直在吃藥治療,家中負債累累,根本拿不出兒子的治療費。就這樣,小思慕還沒做治療,就不得不出院。抱著兒子出院那天,馬殿廣一步三回頭。走到醫院門口,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情緒,坐在路邊眼淚怎麼也止不住。

一個大男人,一面是負債累累的家庭,一面是重症急需救治的兒子,此刻馬殿廣卻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他恨自己沒能給兒子一個健康的身體,也愧疚作為一個父親沒能擔起責任,沒有能力救兒子,他更恨自己得病花光了兒子的治病錢。他當時哭得很傷心,自責、無助、愧疚。看著兒子可愛的面龐,他還是忍住了悲傷,堅定地說:「兒子,爸爸無論付出什麼代價,也要救你。」

屋漏偏逢連夜雨,生活的苦難遠不止於此。丈夫和兒子都需要錢去救治,孩子媽媽一個人承受了家裡所有的壓力。每天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想還能去哪籌錢,除了吃飯一分錢都不捨得花。堅持兩個月後,她始終看不到希望,流著淚和丈夫提出了離婚。「就是沒有未來,壓根看不到好好生活下去的希望,我不怪她,只能說我沒給她好的生活。」馬殿廣不怪任何人,只想能救自己的兒子。

之後馬殿廣四處借錢,2020年1月他帶著兒子來到雲南昆明的一家康復醫院進行治療。那段日子他基本不怎麼睡覺,一個人在醫院照顧兒子。小思慕每天要做太多的治療專案,從早晨8點開始,磁療、針灸、按摩、肢體訓練、語言訓練……往往結束一天的治療已經是晚上了。

從兩歲起,小思慕每天的生活就是一直躺在醫院的病房裡,被爸爸抱著走來走去,穿插在各個病房,面對各種各樣冰冷的治療儀器。「每次看到穿白色衣服的人過來,兒子就不停地大哭。特別是看到針灸就本能地反抗,嗓子都哭啞了。」提到兒子的治療情況,馬殿廣又心疼又愧疚。

小思慕本就患有發育落後的症狀,智力水準遠低於同期小朋友。又因為雙耳聽不見聲音,治療過程更是漫長。已經治療3個月,同期一起訓練的小朋友有的能坐著了,有的可以說話了,可是小思慕病情依然沒有任何進展。馬殿廣一次又一次地去問醫生,可得到的結果依然是耐心等待。看著兒子每天承受痛苦,他的心情已經不能用崩潰兩個字來形容了。圖為馬殿廣帶著小思慕送外賣。

從康復醫院治療以來,家裡已經花了10多萬元,大部分都是馬殿廣借來的錢,而這還是小思慕剛剛開始治療的費用,以後還要花費數倍甚至更多的費用。現在思慕每天都需要接近1千元的治療費用,借來的錢早已經被花光,治療再一次被終止。

在兒子確診後,馬殿廣就停止了自己的治療,他想把每一分錢都用在兒子身上。可是他籌來錢對於孩子來說不過是杯水車薪,每天的康復訓練治療斷斷續續,換耳蝸的錢更是沒有一點著落。為了救兒子,他找了一份送外賣的工作,可是兒子沒有人帶,根本離不開人。考慮到兒子自己在家裡也不安全,他只能帶著兒子一起送外賣。

馬殿廣每天早上四點起來,照顧兒子洗漱吃飯。然後小心地把兒子放在兒童椅上,再將兒童椅固定在電動車上,便開始了一整天的奔波。每天早出晚歸地在店家和顧客之間來回輾轉,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送外賣上。最難得還是下雨的天氣,由於小思慕身體弱,經常感冒發燒。馬殿廣還是咬牙堅持著,他知道這可能是兒子僅有的康復機會,就算再難也要走下去。

每次送外賣,爸爸馬殿廣都要把兒子背在背上。讓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那天他連續送了很多單外賣,碰到一家在10樓需要爬樓梯的。他實在太累了,還背著兒子,最終還是沒能準時送達。他給顧客說了好多好話,又說了自己的情況,可最後那位顧客還是給了他差評。

交完單後,馬殿廣抱著兒子在樓道裡痛哭失聲。「我不怪他給我差評,是我送晚了,別人沒有義務為我的錯誤買單。只是因為差評,今天單白跑了,都是我沒用,這是兒子的治病錢啊,我應該再快一點上樓的。」

讓馬殿廣欣慰的是經過一年多的治療,小思慕身上終於有了力氣,頭已經可以抬起來了,他更加賣力地工作。可一想到後續治療的巨額費用,他又陷入新的絕望。「我不是一個有本事的爸爸,孩子接下來的康復費用都沒有,我做夢都想聽到兒子的一聲 ‘爸爸’」。

今天的故事就到這裡,想看更多文章?歡迎關注粉絲團百態新聞(點擊藍色字體即可進入),願你看淡世事滄桑,內心依舊安然無恙。




用戶評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