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爸爸」等了58年,90歲老人與離散58年的60歲兒子團圓,父子相擁老人淚如泉湧

小魚 2021/06/29 檢舉 我要評論
 

百態新聞願將各類感人的人文故事分享給你!用文字記錄人生百態,用故事啟發生活感悟。我是編輯小魚,陪你在忙碌的生活裡,找尋動人的溫暖。

 

 6月8日,90歲的羅鳳坤見到了他58年前走散的兒子,羅鳳坤終於等來了期盼已久的兒子叫「爸爸」。

父親耄耋之年,兒子年過花甲,這場跨越半個多世紀的尋找,歷經千辛萬苦,他們終得團圓相聚。

因為不完整,這個大家庭從沒拍過全家福。2010年下半年,羅鳳坤的老伴去世,臨終前她叮囑家人不要放棄尋找。2015年,羅鳳坤再次來到派出所報案。

1963年1月,32歲的羅鳳坤帶著2歲的兒子羅亞軍在薛城火車站候車,就在羅鳳坤打盹兒的工夫,羅亞軍被別人抱走了,再也沒見著。從那以後,羅鳳坤以自己所在的山東省棗莊市嶧城區陰平鎮為中心,逢人就問「有沒有見過一個小男孩,胖乎乎的」。

羅鳳坤的小兒子羅濤說:「唯一一張羅亞軍的照片是他一歲時拍的黑白照片,這張照片被我放在駕駛證裡,車開到哪兒,我就問到哪兒。每年農忙後,羅家兄妹都會外出打工,他們在任何城市裡都本能地觀察陌生人,站在大街上、工地上、飯館裡,端詳陌生人的五官。「我想找到一個和我長得像的人。」羅濤說。幾十年來,羅家兄妹去過山東各地,還去過海南、上海、北京、新疆,但始終沒能找到羅亞軍。

由於時間長、地點複雜、上報時間晚等難點,公安機關雖綜合運用各種措施查找,但遲遲沒有獲得有價值的線索。山東省棗莊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副支隊長叢四新說:「我們再次拿出這個案件,並把希望寄託在DNA技術上。」 由於羅鳳坤的老伴離世多年,無法獲得相關DNA資料,刑警只能進行單親比對,但單親比對後得到了大量結果資料,不具備研判條件。叢四新說:「根據遺傳學規律,我們利用羅鳳坤4名子女的資料做了反推,從而使單親比對變成雙親比對,提高了對比效率,最後找到了老人多年未見的孩子。」

6月1日,經覆核確定羅鳳坤是付貴林的生物學父親。 「我得到消息後哭了一整天,我高興啊,已經找了58年,我現在沒有遺憾了。」羅鳳坤說。 通過約定,一周後在濟南見面。為了這次見面,羅鳳坤提前3天去商場給自己和孩子們買新衣服、新鞋。 羅鳳坤不知道這個58年沒見的兒子如今多高、多重,只能憑感覺買了一件短袖上衣,至於鞋號,他早就考慮好要買43碼,因為他穿44碼的鞋,小兒子穿42碼的,他覺得也許43碼正好。

6月8日下午,羅鳳坤找了58年的兒子,終於見著了。

「就想一家人一起吃頓飯,想一家人拍張合照。」兩個心願,是這個家庭相聚最想要做的事。

跨越半個多世紀的尋找,忍受半個多世紀的思念,超越一切的人間至情,此刻,所有都化作一個擁抱、一句「爸爸」。

今天的故事就到這裡,想看更多文章?歡迎關注粉絲團百態新聞(點擊藍色字體即可進入),願你看淡世事滄桑,內心依舊安然無恙。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