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歲喪父堅持讀書「揹母上4年大學」畢業後回家鄉做教師,婉拒年薪230萬好工作,笑稱:不能只想著自己的成功

隱城 2021/08/02 檢舉 我要評論

愛藏心,隱於城,我是你們的朋友「隱城」

世界以痛吻我,我卻報之以歌!劉秀祥的人生經歷,就很好的詮釋了這句話!多年前,劉秀祥的勵志之舉,得到了太多人的關注,那麼我們來看看這位孝順的孩子,現在過得怎麼樣了?

1986年3月,劉秀祥出生於望謨縣弄林村,幼年時父親因病去世,母親因傷心過度患上了精神疾病,他快樂無憂的童年就此戛然而止。小學三年級時,哥哥姐姐外出謀生,母親病情加重,家庭生活的重擔全壓在了劉秀詳稚嫩的雙肩上。

年紀輕、體格小,種不了地,劉秀祥便將自家的土地轉租給他人,租金為每年500斤稻穀,加上村裡發的救濟糧,他和母親的口糧有了保障。

1995年,劉秀祥走進學堂,尚且年幼的他篤定:只有讀書才能改變命運。

這種信念一直支撐著他,2001年小學畢業考試,劉秀祥排名全縣第三,但由於經濟原因未能入讀當時望謨縣最好的中學,而是以摸底考試第一名的成績免費入讀了縣城的一所民辦學校,並且帶著母親。

初到縣城時沒錢租房,他用稻草在學校旁的山坡上搭了間棚子,屋前空地上挖個坑,架上鐵鍋,便是廚房。

國中三年,劉秀祥放學後就去拾荒,週末則四處打零工,這樣每週能掙20多元,勉強維持母子倆的生活。

國中畢業後,劉秀祥考入了安龍縣第一中學,他帶著母親離開望謨,繼續求學之路。雖自詡為「da不歹匕的小強」,他仍第一次感到了恐懼和害怕,「一切都是陌生的,沒有認識的人,也不熟悉環境」。

初到安龍,劉秀祥身上只有600多元錢,那是他和老鄉去遵義修水電站掙的,但這並不足以讓他租下一間房屋居住。無奈之下,他以每年200元的價格,租下了農戶家閒置的豬圈。豬圈四面通透,他找來編織袋遮擋起來——就是家了。

和國中時一樣,劉秀祥依舊一邊努力學習,一邊利用課餘時間賺錢維持生計,他累並憧憬著。

但命運卻再次「捉弄」了他,大學聯考前一周,劉秀祥病倒,最終以6分之差落榜了。

大學聯考的失利讓劉秀祥內心滿是絕望,甚至想過輕生。然而翻看從前日記本裡的一句話讓他又看到了希望:「當你抱怨沒有鞋穿時,回頭一看,發現別人竟然沒有腳」。

他決定再戰大學聯考,並說服一家私立學校的校長接收他入校複讀。

2008年,劉秀祥考入臨沂大學(原臨沂師范學院),拿到通知書後,他抱著母親大哭一場。當年9月,他再次帶著母親北上山東求學。

2008年,劉秀祥考上了山東臨沂師范學院,「千里揹母上大學」的事蹟,被當地多家媒體報導後,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當時許多人認為,劉秀祥能依靠自己在城市找一份穩定的工作,和母親好好生活,或許就是故事最好的結尾。這曾經也是劉秀祥給自己生活的規劃:「畢業後在山東工作,讓媽媽不用再漂泊,不再回到貧窮的家鄉。」

劉秀祥說自己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人,當年自己帶媽媽上學的報導被媒體報導後,他發現學校的報刊都是自己和媽媽的照片,於是花了幾百元人民幣全部買了下來,「不希望別人同情我,很多人要給我資助,我也拒絕了。一個人活著不應該是讓人同情,讓人可憐,活著是應該讓人可親、可敬、可佩」。

當年畢業後,曾有公司給劉秀祥開出年薪55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230萬)的優渥條件,但劉秀祥卻拒絕了。

他說當時是感覺到因為自己揹母上大學的事情被公開,引發人們關注,給其開出年薪55萬元人民幣的企業是在同情他。

當時的他出於自尊心拒絕了企業 「同情」的行為,但如果現在讓他倒回去選,他會比以前更加堅定。「如果我是自己應聘上的,我會去,但如果是因為我是帶著媽媽上學的小男孩所以你給我這份工作,我不要。」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