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去世,遺產「15萬還有8根金條」兄妹三人5年「爭破頭」發現父遺囑後全愣,網笑:這下不爭了?

隱城 2021/08/25 檢舉 我要評論

愛藏心,隱於城,我是你們的朋友「隱城」

杭州一對老夫妻省吃儉用攢下8根金條,想著黃金保值將來可以作為生活保障,沒想到日子慢慢好起來,老太太卻因病去世了,而那8根金條成了子女矛盾的導火索,讓原本和諧的家庭鬧得不可開交。為此,一家人還多次上司法所、找和事佬調解,一鬧就是5年。

父母通過存錢存了八根金條,認為黃金的保存可以為以後的生活提供保障。沒想到生活慢慢變好,我媽還沒來得及享受生活就病死了。她身邊的金條成了孩子衝突的導火索,原本和睦的家庭也在大吵大鬧。

拱墅區司法局石橋司法所調解員吳軍前來「救火」,説明家人達成調解協定,回歸平靜生活。

沒想到,父親死後,「戰爭」又開始了,一家人「搬救兵」到了吳軍。

最近,吳軍辜負了它的期望,結束了長達五年的繼承爭端。

吳和他的妻子住在杭州拱墅區,膝下有三個孩子:大兒子吳強,二女兒,三兒子吳明。

吳的妻子于2017年因病去世,留下15萬英鎊現金和8根金條。三個孩子因為繼承和贍養的問題吵了起來。

「一根金條100克,價值幾萬,不能一個人拿。」「誰撫養父親,誰就繼承財產。」「不,孩子都一樣,要平分!」.事情鬧得沸沸揚揚,孩子們吵了很久,卻一直沒談過。

原來那八根金條是我和老奶奶為了防老而保存下來的。沒想到孩子打架傷感情。」吳悲傷地說道。他找到了石橋鎮司法局,希望能幫他的家人鬆綁。

調解員對某家的情況有很深的瞭解,認為吳的贍養問題應該先解決。至於繼承,只要確定具體數額,即使暫時擱置分配,也不影響子女以後的繼承份額。作為孩子,孝順應該是基礎。大家都有穩定的收入來源,繼承不急。現在要考慮的是如何照顧好老人,讓他養活自己。‘

「我是長子,我願意養我爸。」聽了調解員的話,吳強主動提出支持他,但要求他支付15萬現金支付父親的醫藥費。吳娟和吳明看到大哥的聲明,也表示願意每月支付一定數額的贍養費。

最後三人簽訂了調解協議:遺產不分配,父親由吳強贍養,父親每日醫療費超過500元,從15萬押金中扣除,所有支出明細需告知弟妹;吳娟每月支付贍養費500元,吳明支付800元;八根金條由吳娟保管。如果吳想用金條,需要三個孩子一起見證。

在調解後的幾年裡,吳再也沒有吵過架,根據調解協定,全家安然無恙。

直到兩個月前,吳去世後,吳強拿著當年簽訂的調解協定,再次前往石橋鎮司法廳,要求主持分配父母遺產。

調解現場,吳強拿出父親寫的遺囑,提供了父親寫遺囑的視訊。根據遺囑,現金歸吳強所有,而八根金條歸孫女(吳強的女兒)。

這一分配立即引起了吳娟和吳明的不滿,他們懷疑遺囑是他們兄弟偽造的,家庭又發生了糾紛,調解陷入僵局。

此後,吳軍多次上門一對一溝通,並建議吳強做筆跡鑒定。「《民法典》第1733條規定,如果以錄音或錄影方式立遺囑,應當有兩個以上的證人在場見證。你父親手頭遺囑的錄影帶上沒有協力廠商在場,只有經過筆跡鑒定,確認是你父親本人幹的。」

就吳娟和吳明而言,吳軍也多次表示,他父親生前由大哥吳強照顧。根據《民法典》第一百三十條,在將遺產分配給已經履行主要扶養義務或者與被繼承人共同生活的繼承人時,可以獲得更多的積分。「這些年你一直孝順你父親。我會和吳強溝通,給你一些。他們都是兄弟姐妹。沒有解不開的結。」

根據吳的遺囑和2017年簽訂的第一份調解書,確定了最終的遺產分配方案:吳明各領取現金1.9萬元、金條1根、金器若干件;吳強收到現金4萬元;剩下的六根金條由孫女(吳強的女兒)按照遺囑繼承。吳家三兄妹在石橋鎮司法所履行了協定內容。

李家三兄妹在石橋司法所現場履行了協定內容,至此,這場跨度5年的家庭糾紛圓滿化解。

司法所的負責人,一直從事糾紛的化解工作,主要以鄰里糾紛、家庭糾紛和意外事故這些類型為主。十年來,化解的糾紛也有上百起了。他說,根據多年的調解經驗,遺產分配紛爭主要是牽扯到子女之間的不信任和老人的贍養問題,最忌諱子女對老人用到的帳目有所懷疑,所以提出的方案要公平,減少矛盾。

當第一縷陽光灑向大地時,當最後一線餘暉躲進山崗,我,都會在你身旁。

將每一份細膩的愛深藏於心,品世間冷暖,斂人間煙火,慰心中寸寸安穩。

我在@百態新聞等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