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證明我不輸兒子,詹雅雯談坎坷童年:父叫我認命當女工,今終獲爸爸稱讚:完成心願了

 

百態新聞願將各類感人的人文故事分享給你!用文字記錄人生百態,用故事啟發生活感悟。我是編輯小魚,陪你在忙碌的生活裡,找尋動人的溫暖。

 

不管是從身邊,還是從文學作品還是影視劇中重男輕女都是在很多家庭上演。有些父母就是赤裸裸,明目張膽地偏心兒子,忽視女兒。兒子從小享受著各種得天獨厚的資源和優勢,享盡寵愛。而女兒卻從小受盡苛待和冷落,遭受著父母嚴重不公平的對待。

對於這樣明目張膽的重男輕女,當女兒長大成人,可以瀟灑的擺脫掉重男輕女的父母和讓人無奈的原生家庭,遠走高飛,重獲新生。但雖然現在經濟和思想的改變,那些重男輕女已經很少見了,可是滋生的隱形的重男輕女更讓女孩無奈和難受。生活在隱形重男輕女家的女孩受盡了委屈,卻還不能瀟灑的和父母家庭徹底分開。隱形重男輕女正在很多家庭上演,比明目張膽的偏心,更讓女孩無奈。

「人生的公路直直行~成功的路治叼一段~出外人本錢是打拼~志氣是唯一的靠山...」

台語金曲歌後詹雅雯,所寫的這首《人生公路》,就是自己的心路歷程!

父親是她一生的軟肋,她拼命想獲得爸爸一句認定,

近日接受訪問時淚曝「要證明我不輸兒子」,談起了她坎坷的過往童年...

據報導,詹雅雯媽媽當年生她時母女倆差點都保不住,

父親當時講了一句:「養不活就是和我們無緣,就算了...」

長大後她聽長輩們轉述此事,不禁疑惑難道爸爸不愛她嗎?

後來問母親才知道,原來父親一直希望她是個男孩,也因此,

她總是裝MAN、裝獨立,但骨子裡卻很渴望得到父愛。

詹雅雯表示,爸爸從來沒有抱過她,小時候出門時,父親牽弟弟、

母親牽妹妹,只有她一個人落單。憶起童年,她是班上最臭的學生,

因為家裡沒錢,制服只有一件,她總是和妹妹換著穿,每天手洗衣服、

隔天又乾不了,只能穿著濕濕的制服去學校,因此傳出怪味道,總是被同學排擠。

當時,做藤編工人的父母,被倒會40萬,連她也要幫忙做代工還債。

水壺都留給弟妹用,她喝了6年沒煮沸自來水,結果喉嚨長了壞東西,

小小年紀就要區醫院治療,體悟到生病的人多痛苦,她立志高中讀護校、

希望以後能救人,卻被爸爸一句話回絕:「國中畢業就去做女工吧!妳要認命!」

因為是長女,要幫忙賺錢,詹雅雯早上在診所當櫃檯、晚上去夜校上課,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