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歲兒不幸離世,他捐出眼角膜助兩個孩子恢復視力。手臂刺兒子笑臉:希望你以另一種方式活下去

小魚 2020/12/08 檢舉 我要評論

對於很多家長來說,孩子是他們面對困難或活著的唯一理由——給孩子美好的未來、讓孩子吃飽穿暖物質上滿足的同時,精神上也提供最大限度的富足,是很多父母的致力追求,這就是親情的最偉大之處。而當這個家庭失去孩子後,這個家會變成什麼呢?父母呢?

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傷痛就是喪親之痛,而其中最傷筋動骨的便是喪子之痛。從懷胎十月到辛苦撫養,這是母親的偉大,也是孩子的堅強。

可暘是叢天龍的第三個兒子,兩歲那年,因為生病離開人世,叢天龍決定捐出可暘的眼角膜。在失去孩子的當下,要做出捐贈的決定並不容易,但對他來說,孩子離開,做父母的人都有私心,他的私心是他希望可暘活下去,但如果事情無法扭轉,或許他該做的,是讓可暘用不同的方式繼續活著。

後來,可暘的眼角膜幫助兩名幼童重見光明。心還是會痛,但現在的他是這麼深信著:「孩子把時間還給我,是為了要我去幫助更多人。」

可暘出生時,第一個接住他的人不是醫師,而是爸爸。想起當時的情況,叢天龍臉上罕見出現驕傲的神情。那是他的第三個孩子。

帶著心臟病和唐氏症來到他們身邊的天使

可暘有先天性心臟病,法洛氏四重症。他上網查資料,做無數功課,確認這個病可以治之後,就決定把可暘生下來,心想既然孩子選了他們做父母,就是種緣份吧。

他當時不曉得,可暘出生後沒多久,就會被診斷出唐氏症,吃飯、說話、走路都得花上更多心力,歲月從此在可暘身上慢了下來。當然也曾有過很多的不安和心慌,但後來證明,可暘是個吃好、睡飽,就容易滿足的孩子,想起他天真無邪的笑容,叢天龍的胸口總是暖暖的。

(想起可暘,腦海裡浮現的總是他清澈的雙眼。 )

兩歲後,醫師建議他們讓孩子解決心臟問題。他雖然捨不得可暘受皮肉痛,但想著孩子的未來,總覺得這是最好的選擇。那天,他在外面守了一整天,等到醫院長廊上空無一人,才盼到醫師一句「成功了」,叢天龍懸著的心終於落了地,帶著疲倦回家短暫休息。兩個小時後,他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說可暘的血壓血氧一直掉,快要不行了。

要急救嗎?要裝葉克膜嗎?在那個當下,叢天龍再多猶豫一秒,孩子可能就會這麼走了。

「不管發生什麼事,爸爸都會陪你走到最後。」

那之後一個月,可暘住進加護病房,胸口反反覆覆動過八次緊急治療,情況卻沒有真的好轉。想起當時為了兼顧工作,在臺南臺北間來回奔波,他突然紅了眼眶,「我很想一直待在可暘身邊陪他,可是 ICU有限制探病時間,我每次進去,看他一下就趕快出來,把時間留給可暘媽媽,因為我覺得孩子會比較希望媽媽陪……」

從前為了工作無法時常陪伴孩子的愧疚,在此刻折磨著他。看著可暘小小的身體插滿管子,手腳因藥物開始發黑,冒出怵目的大水泡,他的心也跟著難受。無法代替孩子受苦,這種無能為力的痛,在當時只能化為一句開了口,眼淚就要跟著潰堤的諾言。

他靠在可暘耳邊,答應他的小兒子:「 不要怕,不管發生什麼事,爸爸都會陪你走到最後。」

孩子在他生日那天離世了他卻把這視為一種禮物

有次他和可暘媽媽剛離開病房,在搭電梯時,他突然說:「我有一個很強烈的預感,可暘會在我生日那天送我很棒的禮物。」是什麼禮物,叢天龍並不知道,但那是身為父親的直覺。半個月後,他們不忍心再讓可暘受苦,降低了所有藥物,沒多久,孩子就這樣離開了,他們決定捐出可暘的眼角膜。

「可暘要去捐贈,是我抱著他去,捐贈結束,護理師要用病床推他,我也說不用,我抱著他去床上躺好,這是我答應他的事。」

叢天龍是可暘來到世上,第一個接住他的人,可暘走了,他也必須接住才行。

(叢天龍實現對可暘的諾言,親手抱著他。 )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