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症女童11歲生日許下願望:我要是走了,要把眼睛留給爸爸!軍人父親心痛到淚崩

否极泰来 2020/11/25 檢舉 我要評論

照片裡的可愛女孩陳紅穎穿著爸爸陳光貌的海軍軍服,敬禮的樣子有模有樣。「爸爸,這次國家把你借給我幾天呀?」這是陳光貌從軍十八年裡,每次回家探親時聽到最暖心的話。可是就在爸爸轉業回到地方,本可以長久陪伴女兒的時候,2017年3月,年僅9歲的小紅穎卻查出患有急性髓系白血病。就在前一年的5月,小紅穎的爺爺在體檢中被確診肺癌晚期。當爸爸陳光貌帶著小紅穎做移植時,老人因病去世。

陳光貌在當兵生涯裡失去了右眼,在給孩子看病過程中失去了慈父。這個堅強的漢子說,要用「不拋棄 不放棄」的軍旅精神,守護小紅穎的未來。 而懂事的小紅穎,在自己11歲生日的時候,許下的心願是:「如果我走了,要把眼睛留給爸爸。」

陳光貌曾服役于海軍18年。在2004年的時候,他認識了在部隊附近工廠打工的老鄉王婭玲,兩人都是重慶人,一來二去,兩人感情迅速升溫。2007年兩人結婚,2008年9月25日,有了女兒陳紅穎。

因為當兵的緣故,小紅穎的成長裡幾乎少了爸爸的存在。而每年只有三四十天的假期,也成了陳光貌盡全力補償、陪伴女兒的機會。

「小時候,我只有二分之一個家,家裡只有媽媽,不見爸爸,媽媽告訴我,爸爸是我們家的驕傲,他用粗壯有力的臂膀,守衛著祖國的浩瀚海洋,我雖然很自豪,可我也偷偷的在心底恨他。不能像別人的爸爸那樣,見證我的成長,我盼星星盼月亮,欺盼他有一天可以屬於我,我終於盼回了他,可爸爸的右眼看不見了,而我也得了白血病……」

小紅穎已經11歲半了,抗白三年,讓這個孩子要比普通娃成熟的早,想得也更多。

2017年3月,當時妻子在深圳打工,平時負責照顧孩子的陳光貌接到了老師的電話,說陳紅穎在體育課上頭暈,讓家長趕緊去看看。陳光貌帶著孩子去了縣人民醫院檢查,大夫說孩子的臉色太白了,需要住院做全方位檢查。檢查完,兩人去附近飯館吃飯時接到了大夫電話,說結果出來了,趕緊回來詳談。此時,陳光貌有種不良的預兆,覺得孩子的病不輕。回到醫院辦公室,醫生特意囑咐陳光貌先把孩子送回病房再過來。隨後,醫生拿著血常規的數據單說,孩子得的九成是白血病。聽到白血病,陳光貌懵了,這個病以前只在電視裡聽說過,怎麼孩子會得上這種病?他趕緊問醫生該怎麼辦,醫生建議趕緊轉到重慶兒童醫院確診。陳光貌給愛人王婭玲打電話,說了此事。王婭玲馬上趕回重慶。在重慶兒童醫院,小紅穎被確診為急性髓系白血病。

而小紅穎的爺爺患了肺癌晚期,也需要人照顧。於是,夫妻倆一邊照顧老人,一邊照顧小紅穎。在2018年3月,老父親與世長辭,在老人彌留之際,交代陳光貌一定要治好孫女。父親離世,女兒生命危在旦夕,這些年對家的愧疚湧上陳光貌的心頭,一向剛強不屈的陳光貌徹底崩潰了,夜裡,他痛哭不已,而在白天,他依然選擇堅強。醫生說孩子通過骨髓移植有希望治癒,病友建議到河北燕達陸道陪醫院做移植。聽到這個消息,夫妻倆似乎看到了希望,二人賣了房子,又借了一部分錢,來到陸道陪醫院。「不拋棄,不放棄」,這個之前對戰友的承諾,也成了他對女兒的承諾,經過艱難的三個療程的化療,女兒具備了移植條件,陳光貌和女兒骨髓配型半相合,他決定用自己的骨髓給女兒帶來二次重生。

骨髓移植前,懂事的小紅穎用自己生日收到的微信紅包,委託媽媽給爸爸買了眼罩,她說「那根長長的針很恐怖,爸爸不看就不會疼了」。當粗粗的針頭紮入陳光貌的手臂和頸部,汩汩的鮮血緩緩流過機器,過濾下珍貴的幹細胞輸進女兒的體內。2017年11月,小紅穎在移植後53天后出現了嚴重的四級皮排、四級腸排,尤其是腸排,每天40多次的血便,曾兩度陷入抽搐和昏迷,看著女兒從50斤一下瘦到了38斤,整個人骨瘦如柴,陳光貌的心裡隱隱作痛,他恨不得躺在病床上的是自己,替孩子承擔這一切。隨後,小紅穎又出現肺排,肺排讓她長長因為呼吸困難臉憋的青紫,肺部感染,咳嗽不止,她甚至不能開口說一句完整的話。2018年8月23日,小紅穎告別了病房,陳光貌始終記得女兒那天把手上的手環撕得粉碎,歡呼雀躍跑出了醫院門,小紅穎回到出租房,激動的一夜沒睡。在出租房休養期間,她常常會和同齡的病友一起學習,她還經常和媽媽一起給醫院的小朋友【做☆愛】心餐,一年半的抗白戰鬥宣告勝利,小紅穎期待回學校讀書,期待健康的成長。2019年7月,第20次骨穿複查顯示小紅穎殘留量9.6,這意味著小紅穎的白血病復發了。他們繼續治療。2020年4月,第二次白血病復發。小紅穎又做了兩個療程,期間一直有感染症狀,高燒40多度,住院一天的費用就要5000到8000元。而抗白三年來,已經花去數百萬元。

陳光貌每次他在朋友圈發籌款的消息,眾多戰友都會伸出援手。陳光貌感慨:「要是普通朋友,人家早就煩了,可是戰友的感情不一樣,大家都在盡力幫我。」2019年9月25日,是小紅穎的生日,她祈求回家過生日,那天請了5小時的假,爸媽帶女兒回了出租房,破天荒的為女兒買了個生日蛋糕,這是11年來第一次為女兒慶生。

在許願前,小紅穎說「以前,我的生日願望都是爸爸回到我身邊,今年我的生日願望終於實現了」。這一次,說出了她的生日願望:「如果我走了,把眼睛留給爸爸。」說完生日願望,一家三口抱著哭了好久,這是患病以來她第一次嚎啕大哭,她有太多的不甘,有太多的願望。

而幾次病情反復,小紅穎知道自己會成為父母的累贅,她想放棄治療,她想讓父母解脫。 「我的前半生在守護祖國的南海,我要用後半生來守護女兒。」陳光貌說,希望健康的女兒做他一輩子的眼睛,一起再去看看南海,自己守護了18年的遼闊大海。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