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歲女兒陪94歲父,一起隱居山中,住過幾代人的「地窨院子」被譽「山中小別墅」笑稱:拿棟樓都不換

隱城 2021/08/28 檢舉 我要評論

愛藏心,隱於城,我是你們的朋友「隱城」

在一座山腳下,瞧見半山腰上建有一棟房子——那是一座有些年頭了的客家圍屋古宅。迎面一排瓦房,正中是大門,兩側另開有兩扇小大門,後面是彎彎地環繞而建的一圍房子,與正面的一排房子交匯,圍合成了一個半圓平面。三扇門走進去都是天井和庭院,大門一關,就是一座封閉堅固的古宅。

屋後是青翠蔥郁的樹木、芭蕉,屋前是門坪、菜園、小魚塘、小徑。房子規模不大,但儼然也是一座山中小別墅。山上可種樹木水果,屋前可種莊稼蔬菜,山地間可養雞鴨,亦或還可養幾隻小狗當伴,放在以往,這就是一戶溫飽而閒靜的人家。 山腳下朝山上看去,半圓形的房子就好像是山腰上的一彎月亮。近日有網友在大山環抱裡發現了一戶特殊人家,讓我們走進這裡,看看7旬女兒陪著94歲老父親隱居養老的故事。

這戶人家的地窨院子已藏在大山彎道上,不是仔細觀察很難發現,聽了當地村民的介紹我們才尋訪到了此地,走上地窨院子上邊看到的是相距20米左右的兩個地坑,占地面積大約在2畝左右,從地坑通道進入進入眼簾的的便是一個地地道道的黃土地坑,四面黃土牆體上挖有8孔窯洞,只有貼著紅對聯的窯面上使用了青磚材料,時間久遠已經形成了一層黃泥土色包漿,與四圍的黃土成為一體,從這裡便能進入裡邊的第二個地坑院子,原來兩院相連,保留完整,這在當地很少見到,就像明清民居四合院子的二進院一樣。

穿過20米左右的長長窯洞過道,便走入了後邊的地坑院子,似乎給人以別有洞天的感覺,或者說是重見天日的喜悅之情,這裡就行另一重天,地窨院子顯然是上個世紀的產物,黃土牆體上用黃泥進行了特殊處理,坑頂四周和窯面都用青磚加固,院子裡一席花草散發著淡淡的花香,一位大姐正在窯洞前忙著家務,對於我們的到來沒有絲毫的察覺,「大姐,您好呀,在家裡忙啥呢?」「好好好,你們是誰呀?我們不認識吧?是不是第一次來,快到家裡吃點飯。」賓主一問一答間便一下子拉近了距離,生疏瞬間成功翻轉成為熟人朋友,似乎我們就是回到了家。

大爺今年當是94歲高齡,自己的地窨院子前邊一個坑是老人當年所留的老院,後邊這個坑是自己手裡創建於上個世紀60年代,兩坑相連,生活了好幾代人,現在孩子們都在外工作,家裡就是70多歲的獨生女陪著自己養老,雖然住在山中,可是生活得很不錯,悠閒著呢。

大姐忙得出出進進的幹著家務,窯洞裡收拾得乾乾淨淨,一看便是個利索人,她告訴我們說現在孩子們都在外邊工作了,將來應該是不會回到這裡了,現在老父親已經耄耋之年,身體狀態很好,都是托了新時代的福,家裡的地都承包給別人,父女都有農村老人的養老金,孩子們孝順家裡自然不差錢,這日子也過得還不錯,雖然自己也是古稀之人了,可是家中還有一寶,還要照顧老父親,山裡人住慣了地窨院子,都不願意離開自家的老窩,所以推辭掉了孩子們的好意,陪著老父親就在地窨院子裡養老生活。

爺爺說人老了要心寬要明智,堅決不能給孩子添麻煩,要接受孩子們的建議不能一意孤行,孫子們現在都有一家人要生活,有女兒這個小棉襖陪著養老就很不錯,每天吃吃喝喝都很舒心,閒暇時間就在院子裡搬弄花花草草,生活自由自在,累了就在炕上休息,天氣不好就坐在炕上聽聽收音機看看電視,不出家門也知天下事,天天保持一種積極向上的良好心態,腦子也好使喚。老爺爺戴著爺爺留下的一幅水晶石頭鏡子,他說不但感覺眼睛很舒服,而且心裡也很心安,先人們留下的老物件上能夠感受到親人的氣息,地窨院子自然也是一樣的感覺。

聊天的話題始終沒有脫離地窨院子的生活,大姐說孩子在外地大城市生活,曾經多次提出要接她和父親一起生活,前些年自己曾經去城裡幫忙帶孫子,就適應不了城市生活,鬧哄哄嘈雜不堪,沒有一點好處,出門進門誰也不認識,說話交流各地方言都不一樣,溝通都有困難,平時禁錮在單元樓裡呼吸都覺得不舒服,哪有咱這老家農村美?空氣新鮮又接地氣,寬大的院子裡種花養草,養狗養貓養土雞,生活自由自在,守著老父親就是守著老佛爺,父女二人心情都好,不愁吃喝,過著神仙光景,地窨院子一孔窯洞能換一間城裡好房子,這地窨院子現在就是給她城裡一棟樓都不換!

我們一邊感念著要建一座山中別墅過田園生活,一邊卻拋棄現成的無數山中漂亮完好的房子任它荒廢,一邊想著要回到山中去與世無爭,一邊卻放不下城市裡的繁華。也許:眼前的水泥森林、車水馬龍、燈紅酒綠、熙攘喧囂和忙碌艱辛才是最好的,哪怕它要沉重負壓前行,但回到山村裡的僻靜悠閒中去,那只是一個心頭想靠近、行動上卻在遠離的夢想。

當第一縷陽光灑向大地時,當最後一線餘暉躲進山崗,我,都會在你身旁。

將每一份細膩的愛深藏於心,品世間冷暖,斂人間煙火,慰心中寸寸安穩。

我在@百態新聞等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