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是我家,夫突然離世越南孕妻獨子照顧婆婆,傳聞四起,搭公車沒人坐旁邊淚崩:我們不是又髒又臭

小魚 2021/04/04 檢舉 我要評論
 

百態新聞願將各類感人的人文故事分享給你!用文字記錄人生百態,用故事啟發生活感悟。我是編輯小魚,陪你在忙碌的生活裡,找尋動人的溫暖。

 

偏見是什麼?你身邊發生過哪些關於偏見的事嗎?你對別人有過偏見或者你有遭遇過偏見嗎?那些遭遇過偏見的人最後怎麼樣了?你在大街上看到紋著花臂的大漢會不自覺的恐懼嗎?會在心裡想「這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嗎?你路遇一個染著五顏六色的頭髮的女生,你會想「這一看就不是什麼好女孩」嗎?我們總會不自覺的給別人貼上標籤,雖然我們互不認識不夠瞭解,但這一點都不妨礙我們主觀的、消極的去評價一個人,這就是偏見。我們常說就事論事,可我們又常常就事論人。一葉障目,雖不見泰山,但我們卻樂此不疲。

台灣新住民一直是受到大家關注的議題,有人正在為這些族群的權益發聲,卻也有人仍瞧不起他們,曾就讀高雄餐旅大學研究所的林姓網友,就在臉書發文表示,自己當初為了碩士論文,曾深入街頭做田野調查,決定和大家分享幾個這些新住民的真實故事。

據小魚瞭解,林姓網友從學校附近小吃店開始,邀請越南籍老闆娘當他的第一個受訪者。這位老闆娘名叫玉後,才剛嫁到台灣第一年,老公就因為重症離開,而當時已經懷孕的她,一肩扛起照顧婆婆的責任,被問到為什麼不回越南?玉後理所當然表示:「我回越南婆婆怎麼辦?誰要賺錢照顧她?」

而在受訪當時,其實玉後的婆婆也剛離開世界,於是林姓網友再問她,那現在婆婆走了,要回去越南了嗎?玉後只是微微笑回了一句:「為什麼要回去?我家在台灣喔。」如此簡短的答案卻點醒了這位林姓網友,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對新住民也有了異樣眼光,才會把玉後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當成一個疑惑。

除了玉後,林姓網友還分享另外一位新住民的經歷,這個越南女孩的遭遇則比玉後辛苦許多。這名女子嫁到台灣不久,便經常被老公以及婆婆無情對待,平常只能睡在儲藏雜物的倉庫,唯一能回房間的機會,就是老公想要肌膚之親的時候。這樣的苦日子過了一年,台灣遇上921大地震,老公和婆婆都因此離開人世,只有住在倉庫的她活下來了。

本來以為終於可以擺脫如此難熬的生活,卻沒想到後來遇上無良的僱主,一天只有500塊工資,甚至還諷她:「去把腿打開賺得錢又多又容易。」過沒多久,全村的人都傳聞她有在賣,她哭著告訴林姓網友:「林先生你知道嗎?我連搭公車都沒有人要坐我旁邊…」

以上圖片取自臉書 Haruhiko Lin

這位女生更激動表示:「我們越南來的,不是每個都那麼髒、那麼臭!」對社會偏見的控訴,在林姓網友聽來是如此沉痛、難受。最後,這名林姓網友認為,距今已經9年過去了,卻還是有太多人用有色眼鏡看待新住民,他認為是努力還不夠,更鄭重呼籲大家,一起消弭那些異樣眼光,還給這些「為了台灣典當青春的人們」該有的尊重與包容。

心理學上有一種現象叫做「證實性偏差」:就是你一旦相信一個事實,就會下意識地去尋找支持自己觀點的證據,選擇性地注意和收集資訊,並且排斥那些和你觀點相悖的現象,從而得出一個符合自己意願的事實或真相。就像在你沒有認識一個人之前,他的負面消息已經印在了你的腦海,等你再接觸他時,你便會下意識的去搜集某些證據來佐證你之前的聽聞。他的好能被你扭曲成壞,他的壞依舊是壞。

偏見是我們習慣性的未知全貌,就給予置評。可我們又永遠不可能真正去瞭解一個人,除非我們穿上他的鞋走來走去,站在他的角度思考問題。偏見是無知者的偏激,是一種思維惰性,更是一種簡單的歸因。有一種善良,叫收起你的偏見。我們切記,不可一葉障目,不可管中窺豹,不可以偏概全。我們要承認自己的無知,拔出盤踞於內心深處的謬誤與偏見;要時刻保持對不同論述的警惕,這樣才能保持自己的獨立性。被偏見的人是個「異類」,而我們都可能會成為這樣的「異類」。人人都有偏見,我們終有一天要為自己的偏見買單。

今天的故事就到這裡,想看更多文章?歡迎關注粉絲團百態新聞(點擊藍色字體即可進入),願你看淡世事滄桑,內心依舊安然無恙。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