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肚子疼,爸爸帶她檢查後驚呆,醫生從肚中取出「怪物」

好友趣 2020/11/22 檢舉 我要評論

「爸爸,我肚子好疼啊」看著女兒肚子上長達十多釐米的十字刀口,我心如刀絞。女兒陽陽每次疼痛時都會哭著喊著說:「爸爸,我疼;爸爸我不想治了,爸爸你放棄我吧,我真的很疼。」看見女兒痛苦的樣子,我十分害怕,害怕我一味的堅持會給孩子增加痛苦。可想到孩子對我說過,她的願望是想要去看很多好看的地方,我只能選擇堅持,我要為孩子拼出一個新生的機會。

圖為陽陽因為疼痛默默流淚。

我叫李輝,妻子叫瑞婷,我們家住在河北省秦皇島市撫甯區。我們夫妻倆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叫李攀陽,今年十歲。兩年前我們一家還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兩個女兒很乖巧聽話,尤其是大女兒陽陽更是活潑開朗,惹得街坊鄰居都很羡慕。我以為全家的生活會一直這麼幸福下去,可天有不測風雲,陽陽的一場疾病,將之前的所有美好全部打破。圖為我將陽陽摟在懷裡,給她一絲安慰。

2018年8月份,沒有一點點預兆的情況下,陽陽開始發燒,雙腿劇烈疼痛,無法正常下地走路。我們一家人都嚇壞了,急忙帶著孩子到附近的醫院就診,可醫院一直查不出問題。那段時間我們奔波在秦皇島的各個醫院,做了各項檢查,卻一直沒有確切的診斷結果。陽陽那段時間總在問我:「爸爸,我到底怎麼了,我的腿為什麼會那麼疼?」每次陽陽問我,我都感覺無比愧疚。圖為出租房裡的陽陽。

於是,我和妻子帶著孩子來到北京。大半夜我們就在北京兒童醫院排隊,接著是給孩子抽血、取骨髓、活檢、B超、CT、核磁,經過了一系列檢查,陽陽最終被確診為神母細胞瘤四期高危。當我聽醫生說治癒率只有百分之三四十,感覺天塌了一樣,手裡的報告單仿佛有千斤重。妻子則躲在一旁不敢哭出聲音來,怕孩子聽見。我只能安慰妻子,「還有希望的,我相信北京的醫生一定能治好咱們孩子。」圖為我背著陽陽去醫院。

神母細胞瘤被稱為兒童癌症之王,我們實在無法相信,陽陽那麼小的孩子,怎麼得了這種連我們都沒聽說過的病。確診後的陽陽住院後,開始接受一次又一次的化療。第一次化療結束後,陽陽吃不進去任何東西,嘴裡不斷地泛酸水、嘔吐,短短的幾天下來,陽陽就已經骨瘦如柴,每次抱她時,我都小心翼翼,生怕折斷了孩子的身體。圖為陽陽的手背上埋著的管子。

在北京醫院將近兩年的時間裡,陽陽接受了5次手術。第一次腹膜手術,在陽陽的肚子上切開了長達十幾釐米的十字刀口,從陽陽小小的肚子裡取出一個拳頭大小的腫瘤。讓我心疼的是,那麼大的腫瘤在孩子肚子裡,有多痛苦,我都不知道孩子如何熬過來的。陽陽傷口剛要痊癒,又接受了移植手術,術後三個月,陽陽再次接受了第二次縱膈手術。今年3月份,孩子又接受脖子淋巴結手術,5月份陽陽出現肺部轉移,又做了肺部移除手術。圖為我背著陽陽回出租房。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