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集氣!女童心跳停止,醫生讓父母見最後一面,救活後才知還有更糟的消息

好友趣 2020/11/17 檢舉 我要評論

我叫李懷國,33歲,家在黑龍江省七台河市勃利縣大四站鎮農村。2020年5月22日,我和妻子帶著9歲的女兒告別父母,從數千公里之外的東北來到特區深圳求醫。時間在一天天煎熬中過去,在深圳這5個多月裡,離家時父母相互攙扶站在路邊,流淚送別我們的場景時時浮現在我眼前,每次都心如針刺。

年近七旬的父親自小就是孤兒,經常挨饑受餓,16歲從山東逃荒到東北,30多歲才結婚生了我。父母每天早出晚歸種10畝地的玉米,一年除開成本收入僅夠維持全家生活。我初中畢業後和父母一起種地,由於家裡生活困難,2007年我外出打工。2009年在國家補助下我修了磚瓦房,才算有了一個像樣的家。圖為醫院裡,我和女兒隔著玻璃見面。

2010年,我在打工時認識大我四歲的妻子汪豔茹,不久後我們步入婚姻殿堂。婚後我們繼續打工。2011年11月女兒雨涵出世,粉嘟嘟的小臉,像極了漂亮的妻子,我高興壞了。我在感受幸福的同時也感到壓力更大了,父母妻女都是我一生要承擔起責任的人。雨涵出生後,父母經人介紹去哈爾濱市裡一家工廠看大門,隨後我們一家三口也來到哈爾濱租房住,我開始學習傢俱美容,想靠手藝謀生。圖為老家的父母和雨涵視頻時,哭成淚人。

半年後,我憑藉著幹活踏實做工仔細,贏得了很多傢俱商家的信任,每個月有幾千元的收入,日子也算穩定下來。之後的日子裡,我們全家的生活雖然不算富裕,但比起以前好了很多。可就在我暢想著未來美好生活的時候,孩子病倒了。圖為病床上的雨涵。

2016年大年三十,雨涵出現嘴巴腫大出血、發燒無力的症狀。大年初一,我和妻子帶她去了醫院,讓我們意外的是,雨涵到醫院就不行了,醫院連下三次病危通知,血小板只有5個,隨時都可能死亡。醫院給孩子做了骨穿送北京檢驗,最終雨涵被確診為急性早幼粒白血病,這種病死亡率雖然高但治癒率也很高。隨後雨涵轉院到別的醫院化療,住院期間,雨涵因為數天不排尿,醫生檢查後發現雨涵還患溶血性尿毒綜合征。好好的孩子,短時間連患兩種大病,讓我們夫妻崩潰。圖為雨涵做檢查時,將頭埋在她媽媽懷裡。

之後雨涵一邊化療一邊透析。化療期間雨涵險象環生,一次孩子心跳突然停止被送重症監護室搶救,搶救過程中雨涵三次心跳停止,醫生一度讓我們進去看最後一眼,妻子堅決不放棄,幸運的是雨涵終於被救了回來。還有一次,雨涵在重症監護室裡看到有小病友離世,她出來後問我:「小朋友去的天堂美嗎?能看到爸爸媽媽不?」我告訴她天堂很美,但是再也看不到爸爸媽媽。聽了我說的話後,孩子死死抓著我的手說:「天堂看不到爸爸媽媽,我不去。」看著孩子恐懼的眼神,我無比心痛,我下定決心,一定要救孩子。圖為我妻子在安慰雨涵。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